• 股份权能改革的“京山实践”
  • ——京山县探索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纪略
  •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7-09-28   阅读:次   字体:【

  •   金秋时节,稻谷飘香。在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京山县3520平方公里的广袤大地上,到处是一片秋收的喜人景象。
      钱场镇盛老汉土地股份合作社也迎来了收获季节,荆条村村民曾必昌作为入股社员,每天在合作社忙着收稻、捕虾,幸福喜悦的笑容时时洋溢在脸上。
      “我去年加入盛老汉土地股份合作社,流转土地17.76亩,2016年年底分红17850元,目前在合作社务工,收入要比原来高许多!”在附近村庄,像曾必昌一样,以承包地入股盛老汉土地股份合作社,由农民变成股民身份的共有180名,去年年底共享合作社217.83万元的分红。
      同样,在京山县新市镇城畈村,59岁的村民袁国祥和1815位村民共享村集体经营性资产带来的分红收益,去年一家五口人分得红利15620元。
      荆条村村民以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入股,城畈村村民按村集体经营性资产占比入股,年终享受收益分红。这仅仅是京山县探索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后,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的一个缩影。
      今年9月,京山县作为湖北唯一、全国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29个试点县(市)之一,已圆满完成各项改革任务,即将接受农业部验收。
      近期,记者实地探访了股份权能改革“京山实践”的前后历程,分享其中的改革经验。

    县委书记周志红向国家农业部汇报京山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完成情况

    勇于探索实践“3342”工作法全省推广

      2015年5月,京山县被纳入全国29个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改革的大幕徐徐开启。
      改革试点以来,京山县在全国率先探索出了可推广、可复制的“3342”工作法。即:清地确权、清产核资、清人分类“三清”明晰底数,确定资产量化范围、民主决定股权设置、静态管理固化股权“三步走”固化股权,规范股权占有、收益分配、有偿退出、股份继承“四规范”赋予权能,成立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和土地股份合作社“两合作”激活要素。通过模式化推动,确保了改革精准发力、精准落地。
      在“三清”过程中,全县确权到户耕地808131块、107.22万亩,签订承包合同10.5万份,发放经营权证10.5万本,承包地块面积不准、四至不清、空间位置不明、登记簿不健全等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全县356个村共清理核实农村集体资金1.41亿元、资产8.88亿元、资源103万亩,共确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43.76万人,涉及11.45万户。
      “股份权能改革解决了农村集体资产权属模糊、产权虚置的问题,激活了农村生产要素潜能,达到了农村集体资产保值增值,为广大农民增加收入,加快美丽宜居乡村建设开辟了一条新路!”今年2月7日,京山县委书记周志红在湖北省农村工作会议暨扶贫开发工作会上介绍“京山经验”,该县总结出的“3342”工作法被作为优秀的改革经验在全省交流,受到省委书记肯定。

    去年10月26日,新市镇城畈村第一次分红,1815位村民共同分享460万元股份红利,三年户平分红7018元

    下足“绣花功夫”,精细配置股权

      自股改试点工作开展以来,创新集体资产股权配置方式成为深化改革的推进难点,“股权类型简化、配股方式僵化、配股效果泛化”等问题日渐凸显,导致股改虚滞难进。
      基于此,京山县聚焦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的关键环节,下足配股“绣花功夫”,以划定配股范围、确定配股方式、制定配股内容为重点,创新了因村设股、精致配股的股权配置模式。具体而言,就是因资配股,覆盖全面;节点配股,有史可循;层级配股,有实可依;贡献配股,赋权灵活。这种创新配股模式的探索响应了农民对股权占有的多样需求,为深化股改试点指明了方向。
      据县经管局局长李敬东介绍,京山县针对不同地区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规模不等,村庄集体资产数量占有不均的问题,因村制宜,划分“资产型、资源型、双资型、双资匮乏型”四种村庄类型进行量化配股,实现了全域覆盖。
      新市镇城畈村是城中村,经营性资产庞大。该村量资产配金额,全村可量化经营性资产为1.569亿元,配置股份49116.5股,每股可量化经营性资产3043元;而雁门口镇界子山村无资产,则只能以山林农田资源面积配股;钱场镇榨屋村既有资产,又有资源,则以量双资同时配股;而在新市镇白谷洞村无资产,资源出租后还未到期,为了到期之后分红有依据,则选择了配系数作依据,在此次股改中以每人一股的方式进行了虚拟配股。
      配股过程中,家庭联产承包制实施前与实施后的村民配股能否一刀切?嫁出去的女儿户口在本村是否享有权益?迁入的农户怎样对待?对村里做出了贡献的村民是否可以增加贡献附加值?
      实践中,京山县创新探索出了分时分段节点配股、照顾现实层级配股、按劳赋权贡献配股、民事民议协商配股,对上述疑问一一给出了答案。
      新市镇城畈村分时分段节点配股,该村1982年前在本村出生的老户,每人配置20股基本股,1983年后出生的村民则不享有这部分基本股;永兴镇京源村农户白国敏出嫁后户口仍在本村,但由于清人分类时登记疏忽导致被排除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之外,后经问题上报和检查验证,本村采用层级配股方法,用预先设置的集体股进行了弥补,保障了其权益;新市镇白谷洞按劳赋权贡献配股,1954年入社时上交农具的有90户老户,每户均获得了10000元现金补偿,作为对历史贡献的交待。新市镇城畈村、京源村、八里途村设置“农龄股”体现其贡献价值,劳动年限越长,成员所持股权的份额越多。
      “我们在基本股的基础上还设置了农龄股,主要是想消除农户思想上的顾虑,体现一种平衡。” 新市镇城畈村支部书记庹大明介绍,股改过程中,曾召开村民代表大会60余次,小组会议200余次,小范围户主会上千次,按照“尊重历史、照顾现实、权责对等、群众认可”的原则,圆满完成了清产核资、清人分类、股权配置等难点环节,保证了股改的公开、公平、公正。
      在股权配置关键环节,京山县将股权类型、配股方式交由各村民主议定,充分吸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意见和建议,切实保障其知情权、参与权和决议权,最终实现股权改革的惠民目的,让广大群众有获得感!

    去年,盛老汉土地股份合作社180名股民实现两次分红,共享红利217.83万元

    激活发展新动能   增加群众获得感

      资源变资本,农民变股民,每年红利账上存。这是京山县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后的一种真实写照。
      改革激活了农村生产要素潜能,推动了社会、资本、人才、技术等生产要素向农村聚焦,不少在外创业的成功人士返乡领办创办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全县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到1800多家,参与流转土地的经营主体800多家,流转面积26.56万亩。其中,股革后,参与流转土地的经营主体增加261家,流转面积增加6.45万亩,入股土地面积增加1.99万亩。通过股份权能改革,盘活了闲置资金,资产和土地资源,增加了集体经济收入,壮大了农村集体经济实力。2016年,全县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9787.28万元,比改革前增长28.6%。
      改革后,农民不仅拥有耕地、林地承包权和经营权,还拥有了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更多的财产权利。新市镇城畈村户均占有量化经营资产22.76万元,去年举行首次股东分红大会,可纳入分配净收益707.2万元,按合作社章程规定,提取公积金、公益金后,1815位村民共同分享460万元股份红利,三年户平分红7018元。
      “我们一家五口,共分得168股,每股93元,第一次分红就有15620元。”城畈村村民袁国祥感慨:以后的日子,更有盼头啊!
      失地村民吴大瑞一家5口人,配有股份239股,先前只有打工收入,2016年底凭所持股份获得三年分红22227元。通过股改,城畈村村民改变了先前靠务农或打工的单一收入模式,实现多渠道增收。
      城畈村是湖北省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以来,第一个实现当年挂牌当年分红的股份合作社。此外,2016年,钱场镇盛老汉土地股份合作社分红217.83万元、罗店镇马岭村两家土地股份合作社分红140万元。全县成员股份分红达3393.60万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829元,比改革前增长22.4%。
      “京山县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精致、精巧、兼具公平性,历史性和现实性,较好解决了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中的外嫁女和迁入户的问题。推进过程中有规划、有步骤、有成效,改革走在了湖北省乃至全国前列。”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院长、教授邓大才在实地调研京山县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工作后,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改革无止境。京山县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在国家的重托下,群众的期盼中,在改革创新的大道上勇往直前,日臻完善,路子越走越宽,步伐越走越稳!(黄小明)

    京山县经济股份合作社股权证

  • 分享到:0
  • 编辑:黄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