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40年特稿:京山农业
  •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10-06   阅读:次   字体:【

  • 京山农业:响彻荆楚“丰收歌”

      地处江汉平原的京山,是国家首批生态农业试点市。自1985年开始进行生态农业的试点探索,1994年被列为全国生态农业试点市后,我市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奋发图强,奋力赶超,走出了一条具有山城特色的现代农业发展之路。
      2017年全市农业总产值增加到96.6亿元;农业增加值达到57.6亿元;农产品加工业产值达到419.9亿元;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7187元。

    曹武源泉村主导产业航拍图

      产业兴农有龙头
      改革开放以来,我市坚持绿色、生态、环保理念,以特色种养为重点,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依托,以模式创新为突破,全力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助推三产融合,唱响一首首农业富民新歌。
      发展产业融合链条。京山鼓励粮食加工企业与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联营,集中连片种植,从源头提升品质。全市整合涉农项目资金3.6亿元,在孙桥、曹武、石龙等粮食主产镇开展高标准农田建设,打造优质稻种植基地25万亩。今年,国宝桥米在石龙镇流转6200亩优质稻生产基地的基础上,在孙桥等镇建立优质稻订单生产基地5.4万亩。京和米业在雁门口镇流转土地300亩建立富硒稻生产基地,在钱场等镇建立订单生产优质稻基地2590亩。
      “以国宝桥米、神地科贸、天菇产业园、盛老汉家庭农场等龙头企业带动作用,做优桥米产业链,做强畜禽蛋品产业链,做精食用菌产业链,做实水产品产业链。全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达到56家,其中国家级2家、省级14家、市级40家。”市委农办主任魏会军说。
      说起循环立体农业新模式已经成为现代化农业不可或缺的一种方式。我市大力推广“双万田”“十万棚”“百万池”,稻田综合种养、藕鳅共生、林下养鸡等一批循环立体农业新模式,创造巧妙的生物链,让有限的土地激发无限潜力,种养面积突破100万亩,产业融合效益明显提升。
      酒香也怕巷子深,好的产业链项目需要对外“发声”。我市大力发展智慧农业,依托在全省领先的“现代物流园+农电商”发展模式,大建立全域覆盖的“村掌柜”“农村淘宝”服务网点和100多家特色“农品馆”,实现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以国宝为龙头,京和、泰昌、八方等7家京山粮食加工企业,联手金瑞物流园,签约阿里阿巴,建起“好粮油”网上营销专店。京山米俏销全国。

    京山谷易兴土地股份合作社分红现场

      改革活农有奔头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农村改革序幕。农村全面实行了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基础的双层经营体制。进入新世纪,我市积极响应中央政策,从农村税费改革、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到农村综合配套改革,农业生产逐步由粗放型模式向多种经营的集约化增长模式转变,农业社会化、规模化、产业化、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
      在禾之果蔬菜大棚,工人们将摘下新鲜的黄瓜、茄子、辣椒、小南瓜、小西瓜等青翠欲滴的果蔬,每20斤一包过称、包装,就等早已联系好的批发商来拖走。以禾之果桥米专业合作社为代表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流转土地2059亩,全力打造集精品桥米种植、大棚蔬菜水果种植、花卉观光采摘等于一体的现代农业示范园区。
      在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快速壮大发展的背后,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不断涌现、经营方式的不断创新,是我市持续推进农业产业结构深度调整的重要举措。2017年,全市已培育和发展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5000多家,其中农民专业合作社1180家,入社农户6.9万户;家庭农场780家,注册资金2.29亿元以上。
      此外,我市率先在全省及荆门市完成了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任务。围绕推广“沙洋模式”“湖山模式”“马岭模式”和“彭墩模式”经验,探索推进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四权”改革,引导农民发展土地股份合作。到2017年,全市成立股份经济合作社356家,为43.76万名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配置了股份,组建土地(林地)合作社48家,京山股份权能改革总结出来的“3342”工作法逐步在全省推广。

    国宝机收

      脱贫致富有盼头
      绿水青山起欢歌,脱贫致富正当时。脱贫攻坚如何与发展现代农业相结合,发挥相得益彰之效?
      一镇一业,一村一品。我市大力推广“政府+市场主体+银行+保险+贫困户”五位一体的特色产业扶贫模式,形成优质稻、花卉苗木、光伏发电等十大扶贫主导产业,让贫困户“自己耕耘,自己收获”,真正意义上引领他们脱贫致富。
      “黄花菜是名副其实的‘黄金花’,不仅耐贫瘠和干旱,一次载种,连续受益可达8年,中途只需除草施肥,种苗由合作社提供,采摘后由合作社保底回收,这对我们来说是增收的好路子啊。”谈起黄花菜种植项目,钱场镇洪庙村七组贫困户曾想英赞不绝口。该项目通过小额扶贫贷款贷款70万元,村级产业扶贫资金入股10万元,惠及贫困户13户,通过分红和务工收入,每年户平增收6000元以上,最高的收入达18000元。
      “我做梦都没想到能住进这么好的大房子里,能生活在这么干净、美丽的村庄里。”永漋镇高湖街村村民王大爷一边打扫家门口的卫生一边高兴地说。按照“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原则,高湖街村以安置点为中心,新建80亩休闲垂钓区、500亩生鲜农产品采摘区、300亩农耕文化体验区,成为美丽宜居乡村建设亮点。
      与此同时,我市还将涉农项目投入与美丽宜居乡村建设投入有效整合,更是让农民生活水平锦上添花。通过统筹整合水利发展资金、农业生产发展资金等16类财政资金,2017年投入达到4.9亿元,用于贫困村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产业发展,夯实了美丽宜居乡村的建设基础。
      40年峥嵘岁月,40年光辉历程。如今,放眼京山新农村,一个个宜居生态村庄跃入眼帘,一个个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的农业项目落地生根……一幅充满生机与希望的多彩画卷,正在山城的绿水青山间徐徐展开。这是现代农业高效发展的写照,也是京山市推进现代农业发展成效的显现。(张玉婷)


    【见证者 参与者 建设者】

    邓复泽:现在是发展农业的最好年代

    人民公社解散、分田到户时,邓复泽家里分到的犁

      84岁的邓复泽是曹武镇石桥村五组一位普通农民。改革开放40年来,从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取消农业税,每一次土地制度变化带给他的深刻记忆,都如同一本“账本”历历在目。
      1978年安徽凤阳县小岗村的一纸“大包干”契约,将亿万农民从人民公社制度下解放出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潮涌中国农村。
      记者采访时,邓复泽从杂物房里找出一把犁,这是人民公社解散、分田到户时家里分到的农具,邓复泽一直珍藏着。他说:“大包干让农民的土地失而复得,责任田成了‘救命田’”。
      1982年,邓复泽迎来了人生中的一件大喜事,村里开始正式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邓家9口人分到水田28亩,旱田2亩。第二年丰收时,30亩田年产三千斤,收入两千七百元。“比起人民公社时期,家里6个劳动力集体分红每年一千多块,土地改革后收入翻了1倍。”
      此后三年,邓复泽家里逐渐富裕了,三个儿女开始相继成家立业分家单过。除婚嫁、添丁开支外,邓复泽一家用这三年结余的近万元,先后买了一间房屋,又盖了一间新屋。“大儿子用赚的钱先后从早餐店开到宾馆,家里的田则全部留给小儿子负责耕种。”邓复泽说。
      1985年,石桥村响应号召开始推行粮种改革,新品种杂交水稻产量每亩可达1600多斤。那一年,邓复泽一家所有农田收获4万多斤稻谷,家里买了第一辆拖拉机搞运输。
      种地交税,对于祖辈都是农民的邓复泽来说,天经地义。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农业税会取消。2003年农业税减半;2005年,农业税完全取消;自2006年起,农民开始领取国家粮种补贴。“每亩田补助140元,有效减轻了农田水费、农药费等费用的开支,这对我们老百姓来说,真正是实实在在的好事。”每每提起此事,邓复泽都满怀感激。
      2008年,石桥村村民购买了第一辆割谷机。从手动割谷到半人工、半机器化操作,村民们的双手渐渐从农田劳作中解放出来,开始发展养殖牲畜、种植水果等其他副业。
      2013年,村里每2-3户合资购买了插秧机。原本两万多元的插秧机,按照国家农机购置补贴政策,购买到手只用了1万余元。“以前三十亩田,除自家劳动力外,还需要出钱请7个人分两批插秧,每亩花费200元。现在机械化插秧后,只需要一个人操作,另外一个人安装秧苗,一天下来可以种植15亩田,效率提高了,劳动力减轻了,成本也降低不少。”
      春华秋实。曹武镇曾经的乡间小路如今已经变成了漂亮的柏油马路,从青龙岭村、源泉村一直到石桥村,道路两侧稻田规划整齐、新农村屋舍俨然、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大棚均匀分布。“现在是发展农业的最好年代。”邓复泽说,“以前拖拉机、插秧机从别人家田间过都要同人说好话,现在路修好了,农机车可以一路从家门开到田间去。”(张玉婷)

  • 分享到: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