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市镇历代治辖演变
  •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7-16   阅读:次   字体:【

  • 杨顺昌整理


      京山城关作为县治中心,治辖历史之久,时空跨越之长,名称变换之多。从城邑到“胡城”;从县治到府、州 ;从“吕府村”到民国区治;从城关镇到“包胥镇”;从溾水区到人民公社、直到如今的新市镇,跨越时空二千载,更代沉浮越千秋,漫漫长兮。
      据《京山县志》清光绪八年版载:春秋时期称陨邑,距今约2800年,战国时称新市邑,用新市作城邑则是昭襄王八年(公元前299年)。
      西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在此初建云杜县而治,始筑城廓。且有“胡城”之记。查《水经注》记载;“县治云杜胡城,胡城者,未作城时名也”。说明“胡城”未作县城时就以聚落、中心集市而名了。
      南新市侯国时,光武帝册封他姐姐宁平公主之子“李雄”为新市侯。
      隋大业三年(公元607年)罢州为郡,改角陵为京山,隶安陆郡,京山之名始定,县衙亦始设于此。
      旧县志·卷一郑友元《序》载:唐乾元年间为州镇,“京山之为军州镇府者”。这里所说的“军州镇府者”,有可能是京山治域中心——城关了,因“镇”为城,“府”指中心,“军州”应为当时地名。
      贞观十七年州废,以郢州移里京山。末几,还长寿。可见当时以“府、州 ”而治过。
      明洪武初全县置八村,因其境内有“吕丞相府”而名吕府村(县治附近),管辖1—3里(东至屈场,西至四岭),这儿的“里”泛指行政区划。当时京山城关及东南北近郊均属吕府村。
      新市设为县治的历史,至迟始于汉初高祖五年(前202年)。汉高祖即帝位后,置江夏郡,立云杜县,设为县治。后历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至晋末析云杜县北境置新阳县,县治乃设于此。南北朝时一度设为新州、温州州治,梁宁郡、宜人郡郡治,州、郡、县治并置。
      隋大业三年(607年)并角陵县、盘陂县始立京山县,县治仍设于此。唐初武德四年(621年)又重置温州,州、县治并设于此,至贞观八年(634年)废州。此后历代县名未变,县治也依便置此。老城区西街(今新市医院处)曾建有“云杜古关”。
      在中国历史发展的兴衰更替中,因分合之变,争战之乱,新市古城多次毁于兵燹。北宋、南宋皆有城。明成化六年(1470年)为防寇筑土城,周长四里有余。明正德初年(1507年)甃之以后,裹土垣于中;正德十一年(1516年)修复,址广三丈,高一丈五尺,堞崇三尺,南增新南门,门各有楼,戍铺十五,壕深一丈,以城南溾水为池。嘉靖十五年(1536年)夏,因豪雨“城西南隅坍塌”,筑补后易大东门(今文化馆前)曰迎恩,西门(今西街菜场)曰长庚。知县罗向辰易小东门(今粮食局前)曰应德,旧南门曰南阳,新南门曰萃景。此后县城有西门、大东门、小东门、新南门、水南门五门。北城无门有楼。至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对内城包石加固,水南门至新南门一带傍城窪下,其形似河,上为高家坡,其形类岸,为鹿坡先生(明代高岱)故居。鉴于曾发生大洪水的教训,改修城墙,旧城推而出之,原洼地民居变为城内,斜与长寿里相接。天启初年,京山又发生一次历史罕见大水灾。史载:“壬戌(1622年)仲夏,淫雨浃旬,一夕,山水骤至,荡城溢郭。塌中居者,老壮妇孺,靡孑遗焉;城外沿河居民,逐洪涛怒浪而逝者,亦不胜纪。长老言,嘉靖壬戌,邑有水患,其详弗闻已。徒以环城皆山,民忧旱而不忧溢。孰意午夜依稀,天吴(古代传说中的水神)鼓怒,雨雪霰雹,一瞬皆下。当时推原其故,谓塌有异物,久伏欲出,适值姣螭奔海,自北山而下者数十处,自西北而来者亦数十处。邑为诸水之会,逼峡抵石,鞭雷驾霆。水入城内最深者,中街、十字街、小东门街;次之西门内、东门内,皆数日始退。其最高者,惟县堂儒学、城隍庙、高家坡、新南门数处而已。县城倾圮亦若千丈,庞公之所由修复也。”光绪版《京山县志》特别指出:“而卑居遘闵,所宜志变,以告后人歟!”就是说,对遭遇过的此种灾难,应忠实记录,用以告诫本地的后人。
      明崇祯六年(1633年)李自成起义部队逼近京山县境,县城戒严;崇祯十三年(1640年),知县章聚奎为防义军,又大兴土石加修县城,复修女墙时将八百余数堞崇加为倍高,还增建敌台于东西北隅,又于西南增置一楼。然1643年农民军入湖北,仍占领京山二年余,“贼入楚境,戍马冲突,县无宁日……燎原播虐,几无孑遗……城郭庐舍,极目瓦砾。”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重建城垣,鼎新城楼。百余年后,至清道光又大兴修筑。清同治年间捻军来犯,京山凭之拒防。此后又缘城开壕,凿通周围,绕城东西,引泉水灌壕,与南城县河之水相望。
      清末县城格局   至光绪八年(1882年),县城周长为一千一百八十二弓(合五百九十一丈,1891.2米),有城楼5座,敌楼1座,垛953个。县署设于城中最高处(毓秀街、大礼堂处),内有大堂、卷棚、迎宾馆等系列设置;县署前东角门题“东连鄂会”、西角门题“西接郢城”。大东门内有宋塔(又名老鹳塔,宋建,文化馆与粮食局交界处),高4丈余,6而46级,有“城为舟形,塔似桅樯”之说。城有五门,为小东门(又名德泽门,粮食局东侧处)、大东门(又名紫来门、承恩门,文化馆前)、新南门(又名萃景门,县酒厂至河边处)、水南门(又名文昌门,移动通信公司至河边处)、西门(又名长庚门、广泽门,西街菜场处)。东关名“东联省会”,西关名“西拱帝乡”(明嘉靖时立),三闾桥外仓岭有紫霄宫、社稷坛等。
      历代曾建青石牌坊52座,以明代最多、最珍绝。计有云杜古关、牧爱坊、聚奎坊、豸绣坊、翰林坊、历科举人坊(刻明洪武乙丑至万历辛丑年间吴应隆等37人姓名)、历科举人坊(刻明洪武甲子至万历丙午136人姓名)、肃政坊、凤宪行台坊、激扬坊、迎恩坊、阜民坊、丰庆坊、敷政坊、德政坊、熙春坊、宣化坊、崇儒坊、宾晹坊、通远坊、登云坊、登瀛坊、宾贤坊、绣衣坊、梯云坊、丹桂坊、钟英坊、解元坊、飞黄坊、司宪坊、应奎坊、冠英坊、世科坊、联奎坊、云程坊、世魁坊、八进士坊、赵铸坊、唐奉先坊、胡钊坊、黎永明坊、严诚坊、尹陵坊、袁佐坊、亚魁坊、兄弟进士坊、亚司空坊、父子进士坊、风宪世臣坊、大方伯坊、贞节坊、柏舟坊等,记载了京山历代科举致仕史,体现了古代京山文士良臣辈出的盛况,建筑崇伟,蔚为壮观。清末时仅存近二十座。其中豸绣坊嵌有“狮子滚绣球。”石雕造型工艺精湛,有流传县内外民谣曰:“天门四十八牌楼,抵不上京山一个狮子滚绣球”。
      1938年8月29日,日本飞机对京山县狂轰滥炸之后,老县城中心(今三角洲以西一线)仅存劫余牌坊有:父子进士坊、历科举人坊、聚奎坊、风宪世臣坊、大方伯坊、父子绣衣坊、翰林坊及东街“乐善好施”坊等九座,坊体均残缺衰落。至新中国成立,城区尚存父子进士坊、绣衣坊、翰林坊,于1953年、1954年城市建设时拆除。
      城内有街道18条:县署直街、十字街、中街、学前街、西街、大东门街、南门街、小东门街、长寿里街、新南门街、城隍庙街、东街、河街、东门外街、通远街、丰谷街、富水街、办顿街等。有里巷24条:兴武巷、狮马巷、朱衣巷、南城巷、北城巷、把总巷、郝家巷、曲鳝巷、灯笼巷、邱家巷、棺材巷、罗家巷、魏家巷、龙须巷、四衙巷、梧桐巷、匡家巷、郑家巷、七宝巷、尚家巷、毕家巷、柴巷、水巷、赵家巷等。
      主要建筑有:县署(旧鼓楼坡,三角洲绿林路及两侧处)、县衙大堂(今绿林南路)、文庙(老一中状元池北)、凤山书院(今三角洲)、白塔(老鹳塔)、云杜古关(今新市医院处)。五阁:天阶阁、尊经阁、准提阁、春秋阁、文昌阁;二古亭:惠政亭、五柏亭;三殿:大成殿、罗祖殿、财神殿;十四寺庙:惠泽庙、多宝寺、回龙寺、龙王庙、城隍庙、关帝庙、天符庙、五通庙、火神庙、水府庙、二郎庙、药王庙、泰山庙、申公庙。城外有三园:勉园、南园、康乐园。大东门外有会仙桥、养济院、惠山书院;东郊有申公墓(申包胥)、山川坛、文笔峰、楚望楼(纪念明代著名经学家郝敬而建,郝敬又名楚望)。县河从东至西有南河桥、滚水坝、磴子桥、三闾桥,有船码头多处,商贾云集,生意兴隆,人称“小汉口”。城内外有住户1000多家,居民7000多人,商店500余家。
      1946—1949年间,为纪念伟大的抗日战争,警示人们勿忘国耻、县耻,取楚国功臣、邑人申包胥名,将县城命名为“包胥镇”;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县城名“城关镇”。
      1981年12月,为纪念发生于县域的新市绿林起义,经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采用借地易名而冠名新市镇。

  • 分享到:0
  • 编辑: